Monday, January 21, 2002

嘆為觀止

(2002/1/21 Siem Reap, ? GH)

    來東南亞旅行其中一大目的,就是要到柬埔寨的吳哥窟看看,和品嚐一下正宗的金邊粉.在曼谷Khao San路的旅行社,都有一些到Siem Reap的巴士套票,Siem Reap可說是柬埔寨第二大城,就在吳哥窟旁邊,順理為章地成為旅遊吳哥窟的跳板了.

    不過那些車票每天的價錢都是不同的,我剛到Khao San路時是B700,可以事隔兩個星期,價錢已回落到B180-200左右,為甚麼價錢會有這麼大的波幅,內裡一定有文古怪.於是我到網上找資料,才知道原來這是個黑外國旅客錢的騙局,如果在旺季時往柬埔寨的交通和當地旅店都供不應求時,便用正常票價賣票便已夠錢賺了.但是到了淡季僧多粥少時,競爭便會十分激烈時,一眾Siem Reap的旅店(兼營旅遊巴士的)為了多賺錢以彌補收入,先會把車費調得有咁低,得咁低,以求搶客,只要把肥羊弄上車後,便會在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騙錢,正是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

    B180只夠買張從曼谷到泰柬邊境城市Aranya Prathet的空調大巴車票,就是在邊境坐Pickup Truck 到Siem Reap也要十美金了,可是Khao San路上的各國遊客卻不覺有甚麼問題,對這些超平的車票趨之苦騖,我想世上那有這麼便宜的好事,嘜佢地阿媽屋企冇教"便宜莫貪"這個顯淺道理的嗎?

    於是早上六點多起床出發去,可是旅店還未開"鐵閘",於是我只好把看門的小子弄醒給我開門,那小子睡眼惺忪的給把鐵閘往上卷上了點,我正要出門時才想起我還未付昨天的床費,便把B50塞了給他才走,臨行前回頭一看,那個昨天一整晚在發抖的日本老頭,現在動也不動地攤在床上,不知他好了點沒有,希望這店以後不會鬧鬼才好.

    想坐的士到North&Northwest 車站,可是在Khao San路釣水魚的的士大哥們都向我開天殺價,我也不和他們費時間便走到路口截別的車子去.到了車站,買好了8:30開的車票,又在7-11買了個面包和一枝水,便上車去.車票是泰文的,依號上到巴士,但找不到寫著目的地的英文牌子,心中有點怕會搭錯車,那時就白痴了.這時車上只有不到十個的乘客,我問其中一人這車是否去Aranya Prathet,那年青人可用英文回答是,原來他是日本人,也是要到邊境去,不過他不是要去柬埔寨,只是一個月的免簽證期快到了,所以要到口岸走一轉,當作出過境後再入境.其實我從老撾永珍回到泰國時,也碰上了一個日本大叔,也是因為泰國簽證到期了才到永珍過了一晚,只是這日本小子可比那大叔省時省錢得多.日本人特別喜愛賴在泰國,一個月又是一個月的,真是奇怪哉.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Aranya Prathet,落車時才看到車身上掃上了幾個車呔般大的字"Aran",怪不得車上找不到目的地的牌子了.和那日本人包了台TukTuk到邊境海關,在出境時有不少替旅行社辦事的小子向我們喊道:"Nija! Bus to Siem Reap!",為那些黑錢巴士拉客人.這時我看到那些在清晨六時便出發的巴士團旅客,都坐在旅行社的小餐廳裡呆等,看來Siem Reap那邊的車子還未到(因為兩邊的車子都沒有通行證,不能過邊境的),所以那些小子還在作最後的努力,一路死跟著我們在拉客,十分麻煩啊!

    過了邊境便是柬埔寨的海關,那裡的關員一見我便叫我申請簽證,其實我一早已在香港搞好了柬埔寨的簽證了,因為有很多的傳聞說這裡關員有向遊客要黑錢才發簽證的習慣,所以免得過在海關時才碰上不必要的煩麻.

    過了海關一路上都有一班六到十歲的小孩跟著我尾,有些是想把我弄到旅行社的巴士上,有的則不知有甚麼目的,可能是在看熱鬧吧.迎面而來有些外國旅客,看來像是經過了一段頗難堪的長途行車,他們樣子都是十分疲憊,但是望著目的地"泰國"那邊,卻都露出充滿希望的眼神,好像快要脫苦海似的,柬埔寨不是這麼糟糕吧!

    走了幾分鐘便到了Poipet市中心的圓形大廣場,旁邊都都些歌舞廳和賭場,每日都有不少泰國人特意過來"耍樂"的,這是因為泰國那邊嚴打賭博,所以只有來鄰國賭錢了.在不少泰國人眼中,柬埔寨這邊是一個亂七八糟,三教九流的地方,甚麼黃賭毒都齊全,又說那些柬埔寨人又黑又髒又壞,總之都不好.看來全世界都是有一種種族歧視或是地域歧視的習性,就像是以前香港人歧視大陸同胞,日本人則歧視"支那人",而泰國人則是歧視柬埔寨人,天下烏鴉一樣黑.

    圓形廣場泊滿了在等客拉貨的Pickup Truck,柬埔寨經過幾十年的戰亂,公路和鐵路系統都已被破壞得體無完膚,道路和橋樑都不能承受大形貨車的重量,於是這些小型的Pickup Truck便成為柬埔寨的主要交通公具,這種車子一般都是兩個人擠在助手席上,後排則是擠三個人,車子連同司機一共六人在車廂裡,加上N個人和貨物擠在車尾斗上,在鄉間土路和稻田的阡陌間飛馳跳躍著.

    我問了好幾輛車子,去Siem Reap的車費大約都要十塊美元,其中當然還有講價的空間,只是大部分車上都沒有貨,就是談好了也未必會即刻出發,於是我找了輛正在上貨的車來問,一番討價還價後車費定在十三美金,還是比想像中貴了些,只是我可以一個人獨霸車頭的助手席,還可以把背囊放在身旁,不用放在車尾箱裡冒著被盜的危險.

    就在我和司機討價還價時,我感到有人在搞我背上的背囊,於是我立時回頭一看,原來是剛才那班細路,其中一人想打開我的背囊偷東西,看來我一過了關他們便認定我是目標了.那班細路真是有做賊的潛質,給我當場抓著一點也不臉紅,一伙人一臉不在乎地都瞪大眼啤著我,在看我有甚麼辦法,在這裡偷遊客東西好像是名正言順的事,不搶你就是有禮貌了.

    幸好那班細路只是剛解了背囊的一個扣而已,還未能拿到東西,要是給他們偷了也會被其中一人藏起來帶走,不可能找回來的.這裡附近既沒有警察,旁邊的人似是見慣不怪的絲毫不理會,根據在中國深圳的經驗,要是我把其中一人拉去報官,旁邊必有負責睇場的"大人"出面",要不是強搶我的財物就是打我一鑊,以求救走細路甩難,所以這時不是逞英雄和維護正義的時候,只好眼白白地看著那班小子得意洋洋地散去.

    為了安全起見,司機便叫我坐在車上不要四處走動,好等他把貨物(新鮮泰國榴槤)裝車後出發.原來車上已經有一個日本大叔坐在後排,一問之下才知他的車費還要比我貴上了好些呢!等得百無聊賴時便看著廣場,留意著那些巴士團有否行經這條必經之路,可是一直都不見有巴士或是老外遊客經過,看來他們還在邊境那邊發呆.

    這些呆等滯延可是旅行社精心泡制的,先要客人在旅行社的特約飯館裡吃午飯好賺點回佣,吃飯時間藉詞給他們搞簽證,說自行申請可會費時失事兼被索黑錢,可知在清廉的外國是沒有這回事的,老外一聽之下便會乖乖地交上護照和"服務費",旅行社一邊既可扣起客人護照,不怕他們臨時變掛自行找車去,又可借詞辦證需時迫他們呆等,還可以收錢,其實只不過是填張申請表吧了.搞這麼多為了甚麼呢?因為車子要在晚上九時十時才到Siem Reap,那時月黑風高,車子則停在市郊偏遠的小旅館門口,而那些噏dup旅店當然是收取五星級價錢,就像我先前在LPB碰上的情況一樣,只是身在盜賊如毛地的柬埔寨的深夜時,要是你會否摸黑去找別的旅店嗎?

    就在等他們給車子搬上榴槤時,我又見到另一奇景,有一大群人正在又推又拉地搬著一大堆麻包袋,從泰國關口那邊一直經過圓形廣場,運到市鎮的另一邊去,真是嘆為觀止!這時我才明白為甚麼這個被人少看的民族,是憑著甚麼可以建造出吳哥窟這麼的偉大建築,就是這種群策群力的勞動力,這種只會在古埃及建金字塔時才會出現的事情,使我對這個破落的國家為之改觀,覺得這裡還是有希望的.

    終於可以上路了,想不到車尾的榴槤上還可坐了六七個坐便車的當地人,真是奇怪他們是怎樣可以坐在榴槤上,而且路上是十分的顛簸,不是他們的忍耐力超強,便是屁股構造異常.一路上都是些破土路,間中才有一段是柏油的,差不多所有的橋都是軍用的鋼架便橋,原來這條連接Siem Reap 和 Poipet 的"公路"是在戰後由南韓義務援助修復的,來修路的南韓軍隊工兵用上了軍用的鐵橋來頂替原本被炸掉的水泥大橋,只是後來柬埔寨政府卻只懂開賭收稅,卻沒錢修路,於是過了幾年路況便逐漸回到原本的樣子,要是在雨季時更是不可通行的.


    我們在Sisophone停車吃飯,柬埔寨人的主食和泰國人一樣都是白米飯,柬埔寨在六十年代時可是東南亞第一大食米出口國呢!只是柬埔寨人愛在飯上加上牛肉拌飯吃.其實大家都是吃白飯大的,為甚麼要我看不起你,你又唔順超我呢?

    車子一共在爛路上跑了四個多小時和浪費了個多小時在等運到,到了黃昏六時多才到達Siem Reap鎮中心的Pickup Truck車站,我和那日本人下車後在附近一間小旅店住下,就在LP介紹的Friendship GH旁,只是它門口只掛著個柬埔寨文招牌,卻沒有英文的,一個單人間連浴室可要三美元一天,可比曼谷貴了些.在柬埔寨除了稻米,水和賊之外,其他甚麼東西都要從外國進口的,交通又不方便,所以物價都比鄰國的泰國和越南都要貴上些.

    當天晚上在旅店包了台烈火戰羊摩托車,好作明天到吳哥窟參觀代步用,老闆找了個店小二給我開車,只是那個店小二惜字如金,不大肯開口多說幾句英語給我聽聽,真有點擔心明天會否有牛頭不搭馬嘴的情況出現,只是那老闆死撐那小子會說英語,不過最少那小子聽懂我和老闆的對話,懂得還嘴說"I speak English!",還露出被人誤會是才有的倔強眼神,就給他一個機會吧!反正也不期望他會懂得吳哥窟每個建築的故事背景給我作介紹,只要他會開車和認得路就成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