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3, 2002

泰國, 香港

(2002/1/13-14 清邁 Daret GH, 清洪 SP GH)

    中午前回到清邁,從旅店的大姐手裡拿回護照,看看上面的老撾簽證,只是在護照內頁印上了一個領使蓋章而已,拿回護照心裡踏實得多了.下午沒事幹,於是便過了護城河進去古城區走走看看.

    古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本想租輛自行車代步,可是到處的車行只有綿羊車出租,於是便走路算了.清邁主要是看Wat,即是佛寺,最重要的是一座傳說在古代清邁王國時代用來供奉鎮國之寶"玉佛"的佛塔(Wat Chedi Luang),可是塔中的"玉佛"(Emerald Buddha)後來給寮國人(即是老撾)搶去,最後還是給南面的Siamese,即是現在的泰國王國搶回來.清邁一直是一個獨立的小王國,一直在強鄰之間,如是東面的寮國,西面的緬甸,南面的Khmer(柬埔寨)和Siam週旋對抗,最後還是給泰國兼併了.現在那玉佛是供奉在曼谷大皇宮中的佛殿Wat Phra Kaew中,每天都有不少善信從各地前來拜祭上香的.Chedi Luang佛塔外型有點像是金字塔般,上層四面各供著個金身佛像,只是經過歷代的戰亂,地震等破壞,雖然在近年經過了修葺,但是看來還是有點殘破,不過古蹟還是應該有個古蹟的樣子的.

    在街上東拐西鑽,經過了一間大學校,原來是清邁市立職業先修學校,也許正是Superman的母校了,現在正是下課時份,看到不少少年男女學生在學園內調笑嬉戲,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時候,真是快活,但是想到Superman才是二十多歲的年紀,不過過了幾年已是歷盡滄桑般的,生活迫人也.

    回程時經過一間錢幣博物館,內裡黑黑的,可是外面門口處的標誌說這時還在開放時間中,反正無聊,我也想看看有甚麼錢幣這麼厲害要立一間博物館,便入去看看.在大堂內的一位大姐看見有稀客光臨,嚇了一跳,她指示我可以到上層參觀,可是我爬樓梯上去,只見一片漆黑,這時那大姐才給我開燈,看來博物館平日是沒有舍人來參觀的,這份工作可真是優差了.博物館其實不大,內裡陳列了由古代修可泰(Sukhotthai),清邁王國,到後來的泰皇時代(King Rama)到現代的錢幣,其實和曼谷大皇宮的收藏是差不多的.那大姐可能是太無聊了,也走上來為我解釋介紹,參觀博物館時有專人侍候我可是第一趟,頓時感到專貴無比.

    那大姐知道我是香港人後十分高興,原來在數年前她一家大小到香港旅遊(那時每星期還有往來清邁和香港的直航班機,後來因為客量不足而取消了),她的兒子大約是十二三歲吧,看到維港的夜景,高樓大廈和繁榮的市面,為之傾倒,對香港可真是一見鍾情了,回到泰國後還學中文和廣東話呢,想不到竟然有人這麼喜歡香港的,連我也是自愧不如.這種狂熱程度大概像是香港人哈日而去學日文一樣吧!

    本來是來逛博物館,卻變成了閒話家常,和一位剛識認的太太聊著我的老家香港,真是意想不到,臨走時她問我可有些關於香港的小東西可以給她的兒子留作紀念,我身上剛好有些香港錢幣,正合這裡是錢幣博物館,此外我還把香港電台的網址寫給她,好等她兒子可以聽聽廣東話.回到大堂見到有幾個職員在懶洋洋地工作,先前還不見一個人的,可能見有人來參觀怕被人說在躲懶吧!大姐拿了我幾個銀仔,心裡不好意思,叫我先別走,在籠底找了些小冊子給我"留念",一看才知這博物館的主業是賣泰國皇室的紀念金銀錢幣的,因為現在經濟不好生意不佳,怪不得平日連燈也不開啦!

    因為沒有了照相機,於是晚上走到夜市那邊的商店街找用完即棄的相機,花了B300買了部Kodak Max 36張的即食照相機,真貴,只有回到曼谷才正正經經的買部相機.跟著在夜市的大排檔吃了頓挺好的晚飯,還例牌要了一杯冰凍的雜果奶昔,奶昔可真是在泰國每餐必備的國家級飲料.邊吃飯時外面下了場大雨,只好慢慢地吃飯等停雨,雨細了後我在夜市的"女人街"上閒逛,在小攤檔中看到有些燈罩賣,小小四方形的木架裡糊上了一層薄薄的宣紙,上面印了些水彩漂染圖案,十分好看,真想買個回家放在書檯上,只是後頭還有一大段旅程,要是放在行李中可不保完壁,唉!只好作擺,回旅館睡覺去.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上了輛所謂是"小巴"的日本面包車(之前聽說是MiniBus還以為是輛"中巴車"),十多個遊客在車上擠了五六個小時才到清洪,其間坐在我旁邊的加拿大人見我在聽MD,便說要跟我交換MD來聽,倒也是無妨.他給我的可是美國的重金屬音樂,我給他的可是宇多田光.之後還碟時他問我會日語否,我答只懂聽音樂而已,聽不懂又要聽,我們真是奇怪哉.

    來到清洪,這是泰寮邊境的一個小鎮,就只有一條長街,兩旁疏疏落落地散佈著些平房,後面就是湄公河.車子停在一間旅館前面,眾人進去一看,房間又小又貴,不少人因為累了甚麼也不管便住下了,我見這時時間還早,便根據在Daret House拿到的旅店咭片,背著大背囊沿著公路往前走,找別的旅店去.於是走了大半個小時,走到海關渡口旁邊,才找到了咭片上的旅店.之後見還有時間,又走回鎮上剪頭髮.小鎮上只有一間理髮店,很多旅客都和我一樣沒事幹都來剪髮,師傅可真夠忙了,於是我買了個雪糕甜筒吃,吃完了剛好輪到我,師傅也不多說便給我剪了個泰國式的平頭裝.回到旅店時,可能我是在泰國晒黑了,又有了個新髮型,旅店老闆還以為我是泰國人.

    晚上借了老闆的電腦上網(又慢又貴),一邊跟他聊天,原來他在聖誕時到過香港旅遊,還指著電腦旁的HiFi,VCD,錄影機和電腦的Speaker等說是在港買的,十分便宜超值云云.真是奇怪,這幾天碰上了不少去過香港的泰國人,可是一個香港人也碰不到,就是在這店我也是開店以來第一個港客.看電郵時收到阿安和Rei的信,阿安正要經滇藏線到雲南,說要經老撾再到泰國,再去澳洲.Rei則從柬埔寨到了曼谷,正了經老撾首都永珍到Luang Prabang(LPB)去,也許可以在那裡重遇.

    晚飯時在飯堂遇見了一個東方女子,抱著可能是同鄉的心情去和她搭訕,原來她是日本人,剛從LPB過來,正要到清邁去.在路上不時可以碰上對頭過來的旅客,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一手旅行資料,於是我們交換了些旅行資訊,她給我介紹了一間LPB的旅店,還說到LPB坐快船比慢船省錢省時,只是快船未必會有位,於是我趕緊在旅館買了快船船票,好等明天過了關立即可以坐船到LPB去.

    PS:泰國雖說有五分一人口是中國人,可是大部分都是在十九世紀時移民到泰國的,因為中國人生性克勤克儉,又會計算,不少人靠做生意而發財起家,到了今天已控制了泰國大部分的財富和資源,對泰國政經上都有很大的影響力,深為泰國本地人所憚忌,所以泰國政府為了控制華人勢力和同化華人,禁止了學校用華語教學授課,要學中文華語就只有在正常課堂後自請老師,這可不是所有華人可以承擔的,使到近年新生代的華人很多都不懂華語,漸漸同化為泰國人了.

    對於在博物館裡遇到的母親,她們一家人都是地道的泰國人,從可以多次到香港旅遊中看出家境不錯,而她本身也受過高等教育,可以受僱於如此高薪厚職的優差,平日的工作就是為遊客說說英語而已,兒子還可以去學中文,我應該是碰上了泰國的"上等人"家庭了.對於之前在旅館碰上的胖大姐和行山導遊Superman等"草根階層",他們為了討生活,為了謀出路而作出的不懈努力,終日營營役役,和上等人的優閒生活真是莫大的對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