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5, 2002

快慢Boat

(2002/1/15 Luang Prabang, Souksavat GH)

    又是早上起來,距離發船還有一點時間,不用急著過關,於是先在旅店吃了個豐富的早餐,煎雙蛋,香腸,多士,還有奶昔,這會是一個很難忘的早餐.

    過了泰國海關,渡過後面的湄公河才能到老撾去.因為我買了到LPB的船票,所以在河邊為船公司工作的船夫便免費送我過河,當然還有一班當地人跟著坐免費渡船啦!過了河便是老撾海關,我先辦過了入境手續,然後在旁邊的兌換店換了點錢(Kip),一美元可以換K9500,我換了幾十美元,於是口袋裡便裝了厚厚的幾十萬Kip的紙幣,一下子變成了十萬元戶,成世人都未試過袋裡有這麼錢的(是指Size上).

    這時老撾這邊旅行社的人才過來找我,把船票給了他後,他在我胸口貼上了張小貼紙,然後帶我到關口附近的旅行社辦公室等.老撾這邊明顯比泰國落後,小街上兩旁都是些五六十年代建的老房子,原本是漆上了白色石灰的外牆都變得灰灰黑黑的,不少牆上還留著退了色的工農兵共產主意宣傳壁報.街上行人稀疏,衣著也比較老土,店裡賣的東西如是進口膠卷等都比對岸泰國要貴上了一半,感覺好像回到過去八十年代初剛開放的中國大陸.看來這個地球上小數還在堅持著共產主義的小國,在封閉的計劃經濟政策下,其經濟到了今時今日還是一蹶不振,所以近年即極發展旅遊業來增加外匯收入,因此我才能來到這裡指手劃腳.也因為地理關係,老撾成為了旅客在陸路往來中國西南和泰國等東南亞地區的跳板,現在這裡的旅遊業前途真是無可限量.

    在店裡坐了好一會,只見其他旅客來來往往,總是湊夠六個人便是一車TukTuk給送走了,為甚麼一早過關的我,到現在還未能到碼頭坐船去的?這時我看看胸口的貼紙,上面寫著"LB",應該不是說我是"LowB"吧!我想這是代表"Low Boat",即是慢船,我應該是"Speed Boat"呀!也就是說他們弄錯了,於是我跟剛才給我貼貼紙的人說,他二話不說便給我把貼紙上的字改為"SB".這時我心裡咕嚕著:"快船的價錢可要B1100,慢船價錢只要一半而已,可是卻要兩日一夜才到LPB,而快船則只花六七個小時,差別這麼大,他怎會這麼爽快,也不查票便給我改正,不怕我是混吉的嗎?還是他剛才故意弄錯的?直覺上感到有問題,腦子一轉便意識到我剛從一個騙局中僥倖逃脫.

    這應是一個針對日本遊客的騙局,日本人的日常生活制度是不會出錯的,要是給弄錯了他們也不好意思主動出聲,只會在呆等制度給他們改正.就是會投訴的人,在外國也因為不懂英語而無可奈何,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便會被弄上了慢船去,中間的差價便會給旅行社的人吞食了.因為我樣子像日本人(在東南亞的每一天我都會至少一次被誤認為日本人的,真討厭!),所以被選為今天發市的羊牯,只是他想不到我會用"英語"投訴,而且態度堅決,他心中有鬼,明知故犯的才會這麼爽快,怪不得他剛才給我改正時臉色怪怪的.還在胡思亂想時又有兩個老外遊客來了,旅行社的人說可以出發,便把我們弄上一台TukTuk車送到碼頭去.

    到了所謂的碼頭,只是在岸上有幾間小商店,岸邊有幾條竹排,綁著幾條香蕉般的小船,船長約四五米,闊度僅夠兩個人並肩而坐地擠在一起,前後可坐三對乘客再加船尾的船伕,船尾掛著一個大馬力的Honda引擎,這就是所謂的Speed Boat了.我們來到時剛好有一條船要出發,船上所有人都戴了個騎電單車用的頭盔,身上都多穿了件救生衣,船一開動馬達便發出超響亮的怒吼聲,一支箭般飛快地在河上消失了,看時速可達六十公里,果真是Speed Boat.

    等了好一會人才到齊,有一名小伙子模樣的叫我們跟著他上船,他可就是船伕了,我們先把行李都放到船頭,船伕再用繩子綁好,然後給我們分派了頭盔和救生衣,跟著我們便上船出發出.前面坐著兩對老外情侶,就只有我和一個美籍印度女孩坐在船尾,後面就是那嘶聲力歇的馬達,小船的可真是名符其實地小,因為這些小船都是為了當地人比較小的身型而設的,所以大家只有蹲著,屈曲著身子坐在狹小的位子上,要是屁股大點兒也擠不下去.因為船速超快,要是坐在船上兜口兜面地吃六七個小時風可不好受,於是在上船前我從包中拿了那件在陽朔買的風褸著在身上.

    蹲著身子屈在船上,船兒還要一直在河面上飛躍急轉彎,真不好受,而且要連續地屈六七個小時,實是令人難堪.我屈了不到一會,因為早上吃了個非常豐富的早餐,屈著坐可是"頂"住個胃很不舒服,到後來實在是蔽不住,於是便把早上吃過的東西都嘔出來,吐到船外,弄得風褸上滿是雞蛋,香腸,多士,還有奶昔.

    肚子空空的便舒服得多了,下午到了一處較平靜的河灣,那裡停著幾條大船,我們便停在那裡吃飯休息,只是我受過上午的教訓不敢再吃東西,於是便餓了一整天.這裡的位置大約是在清洪和LPB的中間,所以船上除了我們外,還有一些也是乘快船的本地人在休息吃飯.外國的高速公路在中段都會有些加汽站供人休息,而在老撾則沒有高速公路,只有這條南北貫通全國的湄公河,充當天然高速公"河",加汽休息點則改為木船,空調大巴則改為天然吹風香蕉型Honda快艇.

    休息過後再上路,小船繼續在河上高速飛馳滑行,因為是旱季,所以河水不多,河面上到處都是的大石和淺灘,小船要左搖右擺地掟彎躲避,每次掟彎時都把河水踐到船上,剛好給我洗衣服.湄公河兩旁一直都只有一望無際的熱帶森林,渺無人煙,原始得很,往來的船隻也是十分稀疏,要是在河上發生意外,就是不用撞到大石上,或是在水裡浸死,僥倖生還擱在岸上也未必會被人發覺,怪不得LP說這Speed Boat可是超危險的玩意,每年都有旅客不幸在湄公河上因"交通失事"而賠了性命的.幸好我來時正是旱季,因水量少,水流比較慢,而且水底下的大石暗礁都露水出來,所以比較安全,要是雨季時可就更加危險了.

    在差不黃昏時終於到了LPB的碼頭,和在清洪那邊一樣的簡陋,不同的是在岸上擱置著一隻破鐵殼小船,看樣子正好是越戰時代美國海軍的內河戰鬥快艇(看過現代啟示錄這套電影就會知道),船就泊在竹排旁邊,各人都下了船巍巍峨峨地走在竹排上,拿回放在船頭的背囊,然後一口氣跳到岸上去,真是超考平衡力.正當眾人拿了包忙著爬到岸上找車走時,那印度女孩把我叫著,原來她要我幫忙替她把背包弄上岸去,我只好放下自己的背囊再走到竹排上,才發現她的包可真是超大件和超重,怪不得她拿不起來,原來她決心要用一年時間去旅行,所以包中放了一年內要用的東西,只是這是她第一次作長途旅行,不用說也知包裡定是放了很多無謂的東西,相比之下我的行李真是超輕便,她還問我是否第一趟出遠門,真不知怎樣回答她才好.

    到了岸上我們六人包了輛TukTuk到鎮上去,在老撾的TukTuk可真是超大碼,在泰國和印度的TukTuk都只能載兩三人,這裡的TukTuk卻是加長版三輪摩托車,坐了六個人也不兼迫,加上車頂上堆滿了行李,卻還可以輕鬆自如地跑回鎮上去.

    到達鎮上已是晚上了,車子把我們放在市郊的一間旅店前面,不用說當然是和司機認識的,好等他做成了生意又可以賺我們住店的回佣.但凡是會給司機回佣來拉客的旅店,其佣金必定是羊毛出自羊身上的,有人問過房間價錢,要成十美元一間房,可真是天方夜譚.可是方圓百米都沒有其他旅店,於是眾人趕忙把包中的LP拿出來研究,可是這時天已是全黑,我們剛抵踄人生路不熟,看來這趟旅店老闆非要吃定我們不可.

    老外們的女友因為太累了,他們只好向惡勢力低頭,先住一晚,明天才找心水的旅店.那印度女孩看來也是屈服在疲勞之下,只是一個人住實在是太貴,於是問我好不好跟她Share,只是對我來說Share了還是很貴,而且我也怕她麻煩,於是便說不用了,認定了方向,背上了背囊向鎮中心走去.

    走了大半個小時,四處都是些小民房,黑漆一片的,還未見到旅店,心裡總以為這裡應該和清邁差不多,會有一處是旅店集中的地方,可是在這小小的LPB鎮裡就是找不到,心裡正在懷疑是否走錯路,想著會否是剛才行錯方向反往鎮外走去時,剛巧迎面有幾個老外走過來,問一下才知我原來已在LPB的中心沒錯了,虛驚一場.

    依著LP書上的介紹找了好幾間便宜的旅店,但都已客滿了,於是找了間古老法式別墅的小旅店租了個小客房住,才要我三美元,算是公道價錢.花點力氣走點路便省了七美元,值得慶祝一下,在樓下浴室洗過澡後,便到街外找吃去,在郵局旁邊一間小咖啡店的露天茶座吃了個法式麵包Baguettes和奶昔,旁邊的顧客都是法國人,正在邊喝著著名的老撾咖啡邊在用法語聊天,我頓時感覺到十分濃烈的法國色彩,時間好像又回到過去法屬印支半島的殖民地時代了.

    吃飽後回到房間,聞到一陣很臭的嘔奶味,原來是我那件陽朔風褸正在發威,於是我把風褸掛在房門後的釣上,開著房中唯一的電風扇狂吹之,第二天早上再把它密封於膠裝中,回到曼谷才作處置.

    後記:到現在還未弄清Luang Prabang的中文名稱,有說是"鑾巴邦",有說是"郎巴邦",不過在這篇遊中還是叫LPB方便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