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6, 2006

馬騮樂園

(6/5 - 8/5 峇里,Berlian Inn)
慢遊海神廟
(6/5, 峇里-Pura Tanah Lot,Berlian Inn)

    第二天我又再次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吃過早餐後來到Perama旅行社想坐巴士到峇里島中部的Ubud玩,才知早上的班車已經開出,下一班車要等到下午1:30PM,但這樣我又不夠時間坐黃昏的回程車趕回Kuta,那麼只有明天請早了,於是我便改變今天的出行計劃,打算花一個下午自已坐Bemo巴士到西南海岸的海神廟Pura Tanah Lot去。

    因為Kuta沒有Bemo直接到海神廟,如果不坐的士和包白牌車的話,就要先坐Bemo到Denpasar的Tegal車站,再坐一程電單車到昨晚巴士下車的Ubung總站,到了Ubung總站後又要四處找到西面小鎮Kedin的Bemo,再在Kedin轉鄉村的Bemo到海神廟去,行程轉折繁複,不過我反正時間多的是,又要省卻白牌車的高昂包車費,便只有不厭其煩地來一趟轉來轉去,等了又等的慢吞吞峇里Bemo一日遊了。

峇里島最出名的旅遊景點 - 海神廟 Pura Tanah Lot
因為剛巧遇上峇里的印度教節日, 不少本地人專程到海神廟祭祀, 而凡是與宗教有關的東西都被圍上黃布, 以示神聖隆重
孤立在藍天碧海中的海神廟, 長年抵受著浪濤沖激

    如是者騰折了近兩個多小時才來到海神廟,海神廟建在一座稍為離開岸邊的岩礁之上,因為這幾天好像是峇里的一個印度教節日,從Kedin坐車前來海神廟的公路兩旁的樹上都給掛上黃色的布條,海神廟前的一座小祭壇上有些本地人輪流入內拜神,也有不少本地人涉水到海中間被洶湧波濤圍困的海神廟去朝聖,而我這個閒人就在岸邊四處溜躂拍照,因為海神廟除了那座在驚濤駭浪中間的廟外便沒有其他看頭,於是我玩了不到一個小時便回到停車場等Bemo回Kedin去,可是等了大半個小時那台在等客的小Bemo都沒有等到其他客人出現,原本那司機想屈我包車回Kedin鎮上去的,可我又不置可否地坐在一旁乾等,經過一輪你眼望我眼的消磿乾耗後,最後他還是收我較普通單程稍貴一點的車費送我回鎮上去,然後我又轉轉折折地坐Bemo回到Tegal轉車回Kuta。

在Denpasar市Tegal車站等Bemo的人客, Bemo面包車是本地人日常使用的廉價公共交通工具, 只是候車時間特長, 費時失事

    回到Denpasar的Tegal車站時已快黃昏了,在這裡我遇上一個同是在等Bemo回Kuta的本地小姐,她說在車站已經等兩三個小時都沒有Bemo開出,如是者大家又乾等了大半個小時,等我在對面街口買了支汽水飲飽後回來才有一輛尾班Bemo非不得意地要準備出發回Kuta去。唉!印尼人D時間就浪費晒在等車之類的無聊事上,怪不得D印尼人做甚麼都施施然的,因為大家都被日常耐人耗時地等車栽培出慢條施理的時間觀念和練就成無比的耐性了。

    回到Kuta吃晚飯時我無聊地埋單計計今天的花費,發現全日坐車只用了R65,000(即約HK$60),可比包車半天R200,000平上三分二,只是來回交通和等車的時間便花了我5個多小時,而在海神廟遊玩的時間只不過不足一個小時而已,這樣Cheap精的旅遊方式是否化算則見仁見知,不過去旅行的一半樂趣就是享受“去”的過程,就這樣我又好Cheap地Hea左大半日去。

馬騮樂園(下)
(7/5, 峇里-Ubud,Berlian Inn)

    經過昨天Bemo慢遊峇里島的教訓,我今早10點便準時來到Perama坐巴士到Ubud,因為一次過買來回巴士車票有9折,我便順便買了下午3點的回程車票,今次坐的不再是Bemo面包車仔,而是一台真真正正的老爺巴士,在一眾遊客上車時竟然有隻肥大的小強不知從那裡鑽出來在車廂內橫行招搖,嚇得坐在我隔壁座位上的一對韓國夫婦哇哇大叫,要勞煩職員把這隻不速之客請下車。

Ubud - Goa Gajah (Elephant Cave) 裡的仙女水池

    巴士穿越峇里島中部的鄉村,蕉林和水稻田後便來到山中的Ubud村,我們在Perama的Ubud旅行社下車後,我便在門口隨便找了台電單車送我到附近的象洞Goa Gajah (Elephant Cave)去,那裡是一個在20世紀初才被在熱帶雨林下重新“發現”的佛教古老遺跡,不過現在已成為一個熱鬧的旅遊景點了,相傳用過內裡噴水池仙女石像手上水壺流出來的泉水洗臉,會有青春常駐的神奇美容功效芸芸,一眾貪靚的女士來到象洞時切記要親身體驗一下,睇下會唔會後生十年。

Ubud - Goa Gajah (Elephant Cave) 內一各的荷花池塘

    跟著我再坐剛才的電單車回到Ubud村中心的王宮,參觀一下峇里皇族優美典雅的傳統庭園建築,然後到對面的市場隨意閒逛了一會後,便在鎮上一間印尼家庭式的小餐館吃了頓簡單而美味的峇里午飯,再在街邊的一家士多買了條和路雪雪條當飯後甜品,一邊施施然地走到小村南邊Ubud最出名的馬騮森林保謢區(Monkey Forest Sanctuary)去睇馬騮。

Ubud - 皇宮前庭, 因為是節日, 所以地上鋪上了紅地毯
Ubud - 皇宮裡的一角

    叫得做馬騮森林保謢區,裡邊的主角當然就是一大群印尼馬騮,不過這裡的馬騮有公園的專人照顧和餵食,故比Uluwatu懸崖海神廟的馬騮群馴良得多,至少不會去搶遊客的眼鏡來勒索食物,我在公園中間的圓形水池見到一對十分可愛的金髮小姐妹安靜地坐在一旁,有幾隻好奇的馬騮走到她倆身後撥弄她們的金髮,就好像馬騮之間日常互相在身上捉蝨子般,那兩姐妺則忍著笑既害怕又覺得好玩而忍著不動,我見她們如此有趣可愛,便問明在旁邊微笑地看顧著的母親大人能否拍張照片,那位美國來的太太說求之不得,原來她的照相機剛好沒電了,更請我將照片電郵給她作留念,旁邊一位老外女士見狀也說要替那對小姐妹影張相,大家都讚那倆姐妹可愛得意,逗到那位美國女士十分高興呢!

Ubud - 馬騮森林保護區裡的馬騮
被八卦的馬騮撥弄著頭髮而強忍著笑的一對小姐妹

    然後我又到公園另一邊的神廟(聖泉廟)遊玩,那知神廟今天不知為何沒有開放,我便只有在門外觀賞神廟前樓富麗堂皇的雕刻裝飾,和一班馬騮爬在石牆之上咬食附生在石上的青苔的神技,睇來那班馬騮吃過公園管理餵食的香蕉後意猶未盡,還是要搵些硬物咬下才能過過口癮。

Ubud - 馬騮森林保護區裡的神廟-聖泉廟
正在表演著食石頭神技的馬騮
D馬騮連牆上的女神石像也不放過, 係咁舐

    下午坐巴士回到Kuta的Perama公司下車,順便到兩個街口旁邊的2002年峇里爆炸襲擊的紀念碑看看,在印尼旅行了一個星期中,我所遇到專門做外國遊客生意的本地人都說自從02年發生了那次奪去二百多條無辜人命的恐怖襲擊,和04年底發生的印尼大海嘯後,印尼旅遊業的生意一落千丈,至今還未恢復過來,其中以旅遊業為主要經濟收入來源的峇里更是日見蕭條,人人都盼望著外國遊客早日回來。

Kuta 鎮中心的2002年峇里大爆炸紀念碑

    最後我趁黃昏前回到Kuta的無敵大海灘去,本想用餘下的菲林拍番張日落海灘的美景,那知西方天邊卻是烏雲蓋天,太陽一直躲在雲後不願露面,不過這時海灘上照樣擠滿著國外和本地的弄潮兒和沖浪客,大家玩樂的心情都沒有受到天色的影響,在海灘上我還碰到一隊慶祝節日的印尼舞獅巡遊呢!

下午在Kuta海灘上遇慶祝節日的舞獅隊

    晚上我吃過晚飯和流連完網吧後,在正要回旅店時又下起傾盤大雨來,搞到我要躲在一家已關門休息的店舖前的簷篷下避雨,不過我知道總會有雨過天清的時候,在等了約一刻鐘後雨勢果然減弱,我便冒著微雨跑回旅店睡覺去也。

尾聲
(8/5, 峇里>耶加達>香港)

    第二天清早我又再次摸黑起床,靜悄悄地把門匙放在旅店前台後,便到M記旁邊找了台電單車又再來趟深霄飛車送我到機場去,乘早機到耶加達後再轉機回港,我在耶加達機場候機室等轉機時用光身上剩餘的印尼盾在“是打不”買了杯凍咖啡,坐在店裡的梳化上看完從香港帶來那本講古文明崩壞的書的最後幾節,心想這趟旅程中真的到去過不少被曾世人遺忘又在上世紀初重新被發現的古蹟,又到過充滿世界未日Feel的火山,這本書和這趟旅行都算幾應景了。

    坐飛機回港時回想今年上半年便去了兩次旅行-緬甸和印尼,前後加埋都玩左成二十日咁多,雖然真係幾好玩,但光是飛機票錢便花了七八千元,盡管我在旅途中盡量發揮Cheap精精神來節約開支,但理單一算還是花了不少錢,今年我都算是十分奢侈了。

耶加達機場回港的嘉魯達航機

    而且唔知點解?這兩次旅行中成日都要摸黑起床去趕早機,追巴士和睇日出,在緬甸時又要踩單車又要赤腳四圍走,使錢之餘還要自討苦吃,既然今年去旅行已經去過夠本,我都係時候收心養性,在跟著來的國慶和聖誕節長假期還是疊埋心水,窩在家中睇下電視和寫下遊記過下日晨,另願慳番D錢等下年一口氣放個悠長假期好過,想下想下便咁又回到香港機場,但一諗到第日即刻要番工,唉!即刻無晒癮...!

    2006年12月25日晚上
    記畢於香港家中